从领导岗位退下的刘源:曾亲历三次裁军

刘源(资料图)刘源(资料图)

原标题:从领导岗位退下的刘源 曾亲历三次裁军

刘源,1951年生于北京,原籍湖南宁乡,刘少奇之子。他曾在山西山阴县白坊村插队落户,度过了七年的知青生活。

无界新闻记者 马莉

12月31日,2015年最后一天。

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大校表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任正大军区职期满,目前已免职,从领导岗位退下。

最近,你可能在朋友圈里看到过一篇疑似刘源所写的文章——《心中永存——向总后勤部告别》。

罗援少将还曾在微博中就这篇文章发过声——《赞!一位共产党员的忠诚告白——读刘源政委’离职告别词’有感》。罗援说,“在军委习近平主席和军委其他领导的支持下,他(刘源)和总后党委终于打开了军队反腐的突破口”。目前,这篇博文已删除。

“由政入军”

现役38位上将中,有两位由政入军,刘源是其中之一。

刘源,1951年生于北京,原籍湖南宁乡,刘少奇之子。他曾在山西山阴县白坊村插队落户,度过了7年的知青生活,期间还曾被“审查”、被“批斗”。

1975年回京后,经邓小平特殊审批参加高考,考上北京师范大学(现首都师范),毕业后重回农村,在河南开启了十年的从政经历。

在河南期间,刘源从公社干部起步,在1988年37岁时成为了河南省副省长。四年后“半道从军”,进入武警部队,2002年被授予武警中将军衔,后进入总后勤部任副政委。

2005年,刘源出任正大军区职的军事科学院政委,并在此任上被授予上将军衔,2011年重返总后任政委。

“反腐先锋”

在总后期间,刘源被誉为“反腐先锋”。据罗援透露,查谷俊山的贪腐问题时,几经磨难。刘源曾说,“我虽然没上过战场,但我也死过几回,活过几回,我宁肯乌纱帽不要了,也要把贪官拿下来”。

据《凤凰周刊》报道,谷俊山被查后,“拔出萝卜带出泥”,牵出徐才厚。在与谷俊山激烈对垒时,刘源曾说,我不仅要把你挖出来,还要把你背后的土壤挖出来,我官不当,命不要,也要跟你们干到底。

而刘源在2015年全国两会上对“搬倒谷俊山”的回应则是:“我们军队的反腐是严格在体制内进行的。抓出徐才厚、谷俊山这样的大贪巨奸,是习近平主席决定、督办的,我个人即使起了点小作用,也是在履行职责,尽点本份,应该做的。”

亲历裁军

自1992年进入武装警察部队后,刘源亲历了三场裁军。分别是:

1997年9月,裁军50万人。

2005年裁军20万人。

2015年,习近平主席宣布裁军30万。

据《财经》杂志报道,2003年调任总后勤部副政委后,刘源适逢第十次大裁军。当年9月1日,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宣布,中国军队在“九五”期间裁减军队员额50万的基础上,2005年前将再裁减员额20万。

刘源亲历了此次裁军,并参与了裁减人数最为集中的总后系统四所院校向地方的整体移交工作。

刘源曾谈及亲身感受——在移交过程中,最难的不是处理资产,而是做人的工作。

2004年,刘源曾告诉记者,无论裁军或是优化结构,都是为了适应信息化战争的特点。如何最迅捷地准确获知敌人的方位,知己知彼,并以最快的速度发动进攻。这是当今战争的制胜之道。

而在2015年第十一次裁军之际,刘源从领导岗位退下。

在今年11月召开的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对领导管理体制和联合作战指挥体制进行一体设计,通过调整军委总部体制、实行军委多部门制,组建陆军领导机构、健全军兵种领导管理体制,重新调整划设战区、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健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等重大举措,着力构建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

此后,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在答记者问中提到,我们从职能定位入手,调整军委总部体制,实行军委多部门制,突出核心职能、整合相近职能、加强监督职能、充实协调职能,同时下放具体事权,大量压缩机构数量和人员编制,大幅度减少直属单位。这样调整,使军委机关职能配置更加合理,工作运行更加高效。军委机关带头精简,以实际行动为全军调整改革作出好样子。

或许,这也正是《心中永存——向总后勤部告别》一文中那个总后“末代政委”措辞的解释。

资料来源:国防部网站、《财经》、《凤凰周刊》等

无界新闻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其他机构使用,违者必究。


将核心价值观融入全民族内心

看一下大航海时代以来所有大国的崛起,虽然走的都是“铁血道路”,也就是征服和殖民,但同时不能忽视的是,大国崛起必定奠基于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文化。尤其是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铁血道路”注定终结,必须选择新路,这就是文明创造与引领能力。


冯唐译著下架争议的一场春梦

在中国,很多被舆论广泛质疑的书不仅依然挺立,而且卖得很好,比如那些宣扬民族主义情绪的书,和于丹讲《论语》的心灵鸡汤,都曾饱受批评,但批评归批评,售卖归售卖。如果人们愿意从意淫和春梦中醒来,或许应该关注一下清华大学历史系秦晖教授的新书《走出帝制》。


当心,这才是中国最大的危险!

一位很要好的朋友辞职了。他很年轻,已经是处级,能力公认,领导器重,前程无量。他临行前的一番话却让我们很多人一震。他说,在他管理的小部门,后来才发现,很多都是“官二代”、“富二代”,他或许是幸运儿,但像他这样无背景的幸运儿,以后很难说。


周文斌案昭示程序正义的重要

周文斌案出现了那么多的冲突波折,庭审中呈现出那么多的证据疑点,坊间流传着那么多的惊悚说法……这所有的一切,都指向该案在侦查、起诉、审理诸环节所显现出来的程序瑕疵乃至严重的程序缺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