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炼成记:工作忙碌琐碎须勤炼内功

新快报采访十多名大学生村官还原他们的成长之路, 广州力争到2017年实现“一村两名大学生村官”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也是广州1130名在岗大学生村官共同的节日。对于这1130个个体而言,怎样当村官?当怎样的村官?当完村官后怎样走下去?是他们在三年甚至更长的任期里需要反复思考和摸索的问题。

半个多月来,新快报记者采访了十多名大学生村官,通过他们的讲述,还原一名大学生村官从“菜鸟”到“老油条”的成长之路。这群青年人的经历表明,考上村官,不过是按下了在农村工作的“开始”键,这首“田野奏鸣曲”要流畅播放,还是得靠不断修炼内功。

从初入职的“菜鸟”,到正在忙于各种琐事的村官助理,直到当上村里的“一把手”。对于大学生村官来说,每三年的任期都是个槛,历经三个阶段的漫漫长路,才能修炼出内功。

■新快报记者 唐星 罗琼 通讯员 穗组宣 穗实宣 文/图

第1阶段 兴奋

刚当村官3个月 忙换届选举很充实

人物简介

姓名:小雯(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

性别:女 年龄:24岁 大学毕业时间:2012年

学历:大专 入职时间:3个月

驻村点:白云区某村 职务:大学生村官助理

小雯是“90后”,当上大学生村官才3个月。大学毕业后她曾在一家企业工作过。“上班路上就要花两个小时,每天都觉得疲于奔命。”和父母仔细商议后,父母支持了小雯考村官的想法,“我家就住在这个镇里,离家近,对这里的一切也很熟悉。”

入职以来,小雯正好碰上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工作。这3个月,她都围绕着选举的各项工作转圈。虽然只是帮帮忙数数选票,又或者去选举现场做工作人员、监督计票。但小雯依旧觉得很充实,“感觉自己在换届选举上也出了力,为大集体付出有种成就感。” 热爱公益的小雯平时都喜欢去做义工,做村官就能让她体味到帮助别人的快感。“当一些年长的村民来办事,我帮他们解决了问题,他们总是很感激。能帮到他们,我也觉得很开心。”小雯说。

“身心变得强大了!”这是小雯的“村官”生涯现阶段的最大感觉。“我以前在企业工作,都是整点下班。现在到了村里,却需要加班,开始肯定不习惯。但看到还有领导比你工作到更晚,便心生佩服。以往大家都有种误解,以为公务员每天都很清闲,实际上不是这样,他们都很拼。”

第2阶段 淡定

虽有一官半职,也没把自己当作“官”

人物简介

姓名:曹维祯 性别:男 年龄:29岁 大学毕业时间:2008年

学历:本科 入职时间:3年多

驻村点:白云区人和镇明星村

职务:明星村党支部副书记

“大学生村官什么事都要做,不把自己当官,而是做一名助理。”当大学生村官三年多,今年2月已经被所在的明星村选举为党支部副书记,曹维祯仍然不把自己当官看。

4月11日早上9时,初升的太阳还很和煦。一身蓝色衬衣,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在明星村村委会,曹维祯正在为即将召开的村民代表大会做准备工作,这次会议要选出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成员将能对村务、财务情况进行监督。

9时30分,村民代表陆陆续续来到会议室。曹维祯抱着签到本,一个个让村民签到。“阿祯!”村民这样叫他。“到了明星村才有这个称呼,以往没人这样叫我,被村民这样叫很亲热。”

村民来得三三两两,签到间隙,曹维祯穿梭在会议室。抽空去搬出一大箱矿泉水,为每排座位摆上。一会儿又跑到会议室主席台,检查话筒,更换话筒电池。快十点,当第46位村民代表签到后,曹维祯才松了口气,“来的村民过了三分之二,达到开村民代表大会的核定人数,可以开会了。”

10时30分会议开始,曹维祯和村书记、村主任等一同就坐主席台,不过他需要随时切换角色。一会是会议主持人,一会是投票者,一会还要组织进行票数的统计。

10时46分会议结束,书记走了,村主任走了,村民也走了,会议室的人群都散去了。曹维祯默默走上主席台,把开着的话筒关了,将黑板上的计票结果拍照留存,随后擦掉黑板上的墨迹,并将黑板放回原地。

“今年3月,有人接手了我的出纳工作,现在已经比以前要轻松多了,以往除了计生工作,其他各项工作我都要做。”对于工作的琐碎,曹维祯一脸淡定,“早就习惯了,做这些是正常的。”曹维祯说,人家不了解你,不可能一来到村上就给你话事权,都应该从底层做起,“不做工作中的杂事,就没机会做大事。”

第3阶段 实干

炼三到六年内功 将“大学生”帽子摘掉

人物简介

姓名:梁杰铭 性别:男 年龄:27岁 大学毕业时间:2008年

学历:本科 入职时间:6年多

驻村点:南沙区万顷沙镇民立村

职务:民立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

“大学生村官其实不是官,‘大学生’这三个字是紧箍咒,他们需要三到六年的时间修炼内功,把‘大学生’这顶帽子摘掉。”梁杰铭说。

2008年,梁杰铭从广东商学院(现广东财经大学)法律系毕业,他考上了大学生村官,分配至民立村,这是南沙区最偏远的村子。“民立村是我的老家,我出去市区读书10年,之前真没想过回到村里。”梁杰铭说,刚回来时,许多村民质疑他“下巴轻轻得个讲”(只会说不会做),甚至以为他是在外面找不到工作才回村。“刚来村里时也曾经历做琐碎事情的过程,要完成村领导交待的任务,如代替领导开会,有时候一周要开三四个会,一个会短则半天,长则一天。”

2011年,梁杰铭以90%的得票率,被村民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全村事务都得一肩挑。“这三年,都在忙着解决村里的历史遗留问题,还有忙着适应。”他的办公点,是村委会小楼前的露天平台,办公设备是一张小方桌,几把塑料凳。“坐在这里办公,村民一进村委就能看到我。”梁杰铭说,“一般来办事的村民,都是从地里刚干完农活过来的,身上或许还带有泥巴,进办公室办事总怕把沙发弄脏。坐在这里反而更放得开,一点也不像进衙门。”

转眼,第三个三年到来, “现在才是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的时候。”梁杰铭说。一直以来,民立村以种植香蕉为经济支柱。几年前的蕉癌风波,让村里的经济状况锐减,虽然村民后来改种抗菌的粉蕉、大蕉 ,但是仍不如从前,如果是尝试新品种,又担心风险。为此,梁杰铭想建一个实验基地,试种新龙头品种,根据试种情况进行推广。后来,他争取到了万顷沙镇灵新公路旁的一块80亩的土地做试验田。现在,芒果、杨桃、杨梅、枇杷等水果的种子已经播下去,正着手建地灌系统,梁杰铭每周都要来实验基地看看,把关进度。

看一看大学生村官是怎样炼成的2

■数据

大学生村官八成来自地方院校

选拔本土化可确保他们适应农村环境安心基层工作

根据广州市委组织部向新快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截至2013年11月20日,广州市在岗位大学生村官总数为1130名,其中,今年服务期满的有396名。

2009年,中组部联合多个部门下发的《关于建立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长效机制的意见》中明确,大学生村官的选聘对象,为30岁以下应届和往届毕业的全日制普通高校专科以上学历的毕业生,重点是应届毕业和毕业1至2年的本科生、研究生,原则上为中共党员(含预备党员),非中共党员的优秀团干部、优秀学生干部也可选聘。

广州始终贯彻该《意见》的要求并在实践中形成了自身特色。在大学生村官的选拔过程中,有近八成的大学生村官毕业于地方院校,这表明本地生源是重点选聘对象。以南沙区民立村村官梁杰铭为例,他毕业于省属的广东财经大学,也是土生土长的民立村村民。选拔本土化,可以确保大学生村官们适应农村环境,安心基层工作。

数据显示,四成大学生村官的政治面貌为共青团员或群众,两成曾获得优秀团干部和学生干部称号。这表明,比起政治面貌,综合素质也是考量一名大学生村官能力与否的关键因素。

大学生村官工作在基层,组织部门更强调其与村民沟通交流、写农村工作材料、组织活动开展调研等工作能力,因此,社科类专业学生比其他专业学生更具背景优势。

在广州1130名在岗大学生村官中,有近六成具有社科类专业背景。有趣的是,女村官的比例也为六成。

■回顾

广州6年累计选聘大学生村官1428名

2000年3月,广州市天河区向全国公开招聘52名大学生“村官”,拉开了广州大学生村官工作的探索与实践,也为全市选聘大学生村官工作积累了实践经验。

2008年3月,中组部等部门作出5年选聘10万名大学生到村任职的战略决策,广州市随之启动全市大学生村官选聘培养工作。

经过近6年的努力,广州市已累计选聘大学生村官1428名,目前在岗1130名。目前,广州已形成了培养大学生村官的“广州模式”,以选聘高起点、培养高标准及管理高要求而闻名,受到全国关注。广州力争到2017年,全市所有行政村基本实现“一村两名大学生村官”。

(编辑:SN0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