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毒枭落网受审 路遇边防武警送500万躲检查

文/广州日报记者刘艺明 实习生向星

今年以来,在中央禁毒委1号案“陆丰毒品系列案”中被牵出的多名汕尾、陆丰的高官已陆续“过堂”。昨日,被指控为“毒枭”的三名被告人林凯永、蔡秋弟和蔡旋在佛山受审。昨日同时受审的还有林凯永的妹妹林春娜和林吟、蔡秋弟的前妻陈美真,以及林凯永的“妻子”黄利平。而黄利平更声称直到丈夫被抓,才知道丈夫的真名。

最令人震惊的是,2011年7月期间,林凯永曾被深圳市特检站新城分站的武警发现携带2520万元的巨额现金以及1公斤麻黄素,他当场贿送500万元后,竟可安然离去。

控罪一 每千克20余万元卖冰毒

据指控,在2009年期间,蔡秋弟、蔡旋就开始从事制造冰毒的活动。当时,由两人出资,请来了制毒师傅,他们制造出的冰毒以每千克21万至23.5万元不等的价格贩卖。他们曾先后三次出资,分别为12万元、18万元、36万元。三次分别制造出冰毒约1千克、4千克、5千克。蔡秋弟、蔡旋分别获利75万元、41万元。

到了2011年春节后,蔡秋弟、蔡旋伙同蔡昭桂、蔡钦锐(均另案处理)共同出资约人民币800万元继续制毒,蔡秋弟从中获利约480万元。

林凯永则是在2011年后与蔡旋等人搭上关系。在2011年清明节后至2011年8月期间,林凯永从王长有(已死亡)处购入制毒原料麻黄素,贩卖75桶麻黄素给蔡旋及蔡东家、蔡昭桂、蔡文生等人,蔡东家伙同蔡秋弟及蔡昭桂、蔡广创等人制造出200千克冰毒并贩卖,其中蔡秋弟参与制贩冰毒110千克;蔡旋参与制贩冰毒18千克。

控罪二 路遇武警送了500万就溜了

据指控,林凯永在陆丰从蔡文生处收到贩卖麻黄素的毒资现金2520万元,驾车途经深圳市特检站新城分站时,被武警发现了车上携带的巨额现金和1公斤麻黄素。林凯永当场将500万元贿送给新城分站的武警,得以带走余下的2020万元毒资和麻黄素。

此外,林凯永还被指控非法持有枪支罪以及非法持有毒品罪。

控罪三 妻妹都被拉下水

昨日一同受审的还有蔡秋弟的前妻陈美真,林凯永的“妻子”黄利平,以及林凯永的两个妹妹林春娜和林吟,她们分别被控窝藏、转移毒赃罪、洗钱罪等罪名。

检方还指控,林凯永的“妻子”黄利平用林凯永的钱成立并运营了运通达车行,并为林凯永管理资金,还使用林凯永的毒品犯罪所得及收益购买了惠州多套房产。

被告申辩:

有30万是捡废品赚的

三名被指控为“毒枭”的被告人,均当庭承认自己也是吸毒人员,林凯永受审时竟一直面带微笑。林凯永当庭翻供,否认检方指控其制贩毒的罪名。他说,自己只是商人,并不知道蔡秋弟买麻黄素是为了贩毒。之前之所以有相反的供述,是因为“毒瘾发作”,所以迷糊了。

林凯永的妻子黄利平说,自己一直到他被抓,才知道林凯永的真名。据了解,林凯永与黄利平于2012年初开始交往。两人后来摆了婚宴,但未正式领证。

“他是以正当商人的形象出现的,我没有理由去怀疑他的收入来源不合法。”黄利平表示,直到林凯永被抓后,她才知道他的真名并非“林泽裕”。

庭审中,蔡秋弟认为自己贩卖的毒品数量没有检方指控的那么多,他还称自己并不愿意贩毒,是因为跟蔡东家是堂兄弟关系才做的。

蔡秋弟还表示,自己在涉毒后,买了两处房产、一辆汽车,并为两名儿子购车各付了10万元。不过他表示,房产是他通过收废品赚钱买的。蔡秋弟的前妻陈美真则对另一套房子也有相似的表述:“大约花了30万元,是我捡废品赚来的。”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不能用大国崛起理解一带一路

中国的复兴所涉及的不是仅是一个国家的复兴,更是文明的复兴,所以不能运用“大国崛起”逻辑来理解;其次,中国的崛起规模巨大,是几十亿级的崛起,是个文明的复兴,跟以前千万级的崛起不能相提并论。


废除公积金,组建住房银行

既然已经达成了共识,为什么还要对已经完成历史使命,在制度层面难以应对住房融资需求的住房公积金管理制度还要怜香惜玉,做小修小改这种没有意义的变动,而不是加快住房银行建设的步伐呢?


普京认怂了,还真怪不适应的

当全世界都等着普京发飙的时候,当土耳其已经赶紧要求北约开会商讨对策的时候,一贯强势的普京的沉着冷静,还真有些让人感觉不大适应。


IT北漂在北京租房的那些事

我相信,每一个人都会在自己落脚的地方有一处自己的房子。在这偌大的城市,总会有一盏等着我们回家的灯。而所有的颠沛流离都将成为日后心中的慰藉。她们闪着光,透着亮,提醒着我们曾经为了奋斗什么都可以忍耐和接受,那么努力,那么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