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翔技校称已改选董事会努力剥离荣氏性格

齐鲁晚报济南11月26日讯(记者 王建伟 李阳)“现在这个情况,咱说什么都不好。”11月25日晚间,历经长时间沉默的荣兰祥在电话里这样说。事实上,他所创立的蓝翔技校,也在等待风波趋于平静。

“个人是个人,学校是学校。对于校长个人家庭生活中的事情,我们不清楚,但我们希望不要因为个人的事情影响到大家对学校的看法。”26日,蓝翔校方人士面对记者时,这样阐述对自“跨省打架”以来连番舆情的态度与立场。

招生受扰 没有传得那么严重

荣兰祥是11月25日晚间给本报记者打电话的。此前,本报记者多次短信、电话联系对方,均未获得回应。

此时,正逢山东省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召开,荣兰祥提出请辞全国人大代表职务的请求。

荣兰祥解释自己的沉默:“我现在不敢多说话,也不好意思多说。现在这个情况,咱说什么都不好。”

“出事之后第6天,网上有报道说蓝翔帝国轰然倒塌,我们一个小小的学校怎么就成了帝国了?他们认为报道了六天之后,这个学校就一定倒塌。”在荣兰祥看来,自己此前之所以不敢多说话,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舆论的哗然中,泥沙俱下,有一些不实的说法。

11月26日下午,蓝翔技校汽修车间里的教学秩序依旧。穿着不同颜色工作装的学生,在不同的汽修车间操练着各自的课程。当天下午2时,蓝翔技校校方分管教学的曹金栋主任、分管招生的赵主任和学校的前党委书记李自祥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校方人士带记者参观了汽修车间和厨师课堂。谈及此前对媒体的规避态度,自2004年退休后即进入蓝翔技校并曾长期担任党委书记的李自祥说,“我们也是没办法,接待这家媒体就得接待另一家,我们还不如低下头扎扎实实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继续按部就班做好教学工作是几位校方人士一致的态度,他们反复强调,校长的私事不能与学校混为一谈。同时,蓝翔作为辖区纳税大户,“如果蓝翔倒了,对辖区也是损失”。在电话交流期间,荣兰祥提到,学校目前的教学秩序,没有受到相关舆论事件的影响。

对于有报道称荣兰祥自称相关风波造成同期招生减少了90%,此次接受采访的校方人士,一致予以了否认。校方主管招生工作的赵姓负责人说:“没听他说过这样的话,可能是有些媒体理解错了。”

“蓝翔招生规模大,除了电视广告的效应之外,老生推荐新生也占很大一部分。我们在地方上没有招生点,老生推荐新生过来没有提成,但是可以适当地给新生一些优惠。”赵姓负责人说,现在学校招生虽然受到了影响,但是并没有此前媒体报道得那样严重,就业方面未受影响。

这与荣兰祥的说法趋同。11月25日晚间,荣说:“如果我们确实在办学质量上、管理上、教师队伍上或者是一些社会关系和社会矛盾上存在缺陷,趁这个机会,出现退学、闹事、老师溜走等情况,那就完蛋了。可是现在没出现这些情况,我们还是会实实在在做事。”

齐鲁晚报济南11月26日讯(记者 王建伟 李阳)“现在这个情况,咱说什么都不好。”11月25日晚间,历经长时间沉默的荣兰祥在电话里这样说。事实上,他所创立的蓝翔技校,也在等待风波趋于平静。

“个人是个人,学校是学校。对于校长个人家庭生活中的事情,我们不清楚,但我们希望不要因为个人的事情影响到大家对学校的看法。”26日,蓝翔校方人士面对记者时,这样阐述对自“跨省打架”以来连番舆情的态度与立场。

上课违纪 会被隔空喊话

试学一月不许出校门;挖水沟、树高墙;每周只能“放风”一天;摘柿子罚款;学生统一着装……所有这一切规定都很严苛,蓝翔军事化管理方式备受舆论质疑。在受访的校方人士看来,这种“因势管理”,是符合蓝翔技校自身特点的。

“我们的目标,是把学生培养成能够创造财富的熟练工人,不是搞发明创造的高端人才。采取军事化管理,一方面是学校延续下来的部队作风和管理方式;另一方面,也是基于学校里这些学生文化基础和自制能力都相对较差的现实情况。”

曹金栋解释称,特定的培养目标和生源情况使得学校只能采取较为严格的管理方式。“你们也知道,来到这儿的学生大部分是考试成绩不太好甚至有原来被开除的学生,学校每年把这样的一些学生招进来,本身就需要严格的管理。”

记者跟随校方人士进入学校实时监控大厅。通过监控录像,课堂上每个学生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工作人员介绍,如果上课有违纪现象,管理人员会隔空喊话。随着监控镜头不断拉近,课桌上书本封面的字体都可以辨认出来。

监控室一工作人员就是蓝翔毕业后留校的,李自祥告诉记者,学校确实会选用一部分毕业生留校,但一般从事的都是类似管理和教辅工作,如果通过培训能够成长起来,再往教学岗位上安排,不会一下子安排到教学岗位。

在校方教研室,工作人员正编撰教学课程。根据校方人士的说法,在教学上,蓝翔是因材施教,相对而言,则是因势管理。“学校的规章制度非常详细,都是校委会研究后制定的。”工作人员给记者拿了两大本学校的管理制度,上到财务制度,下到学生管理,事无巨细。“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另外还有两本。”

他们津津乐道的仍是蓝翔的“桃李满天下”和特色教学的业内认可。他们说:“学校30年来为社会培养了40万人才,只在东平一个县,从我们这儿毕业的就有2000人。之前,我们几乎每天都会接待过来学习参观的考察团。”

“我们每年投入教研上的资金有100多万元,教研部分的老师都是本科以上学历,还有大学教授。每年他们都要结合实际情况修改教学方案,每个学生入学之前,都可以看到未来几年他们要学习的课程。”曹金栋说。

希望刮的是台风 不是“灭风”

希望刮的是台风 不是“灭风”迄今接近三个月的舆论发酵,虽然没有明显波及蓝翔的教学秩序,但交流中,校方人士也坦言,“师生们私下有些议论也是正常的,哪个单位都是这样。”

其实,两个多小时的交流中,记者也感觉到,校方人士颇为谨慎。有人就提到,就在此次“跨省打架”风波曝出之前,校方一直在与重庆方面洽谈,意图挺进西南建设分校,输出蓝翔模式,但风波乍起,相关事宜迄今搁浅。

尽管校方一再强调“只谈职业教育”,但言及蓝翔,还是绕不过荣兰祥。谈及网络上对校长荣兰祥的种种传言和揣测,校方人士也不否认,荣兰祥的个人行事风格与蓝翔的管理色彩具有某种程度上的趋同性。“有些做法、有些事,不好评价,这也和知识层次有关系。这种做事方式受到批评也是难免的,毕竟要管理那么多人。荣兰祥没有多少文化,所以说话和做事都很直接。再说,学校要管理这么多教师和学生,作为校长必须得有威严。”曾经长期担任校方党委书记的李自祥说。

公开资料显示,蓝翔高级技工学校共五个校区,有教职员工1500余人,年办学规模达三万余人。在李自祥看来,校长荣兰祥的行事风格具有强烈的个人色彩。至于开会摔杯子等细节琐事,校方人士则更多认为是一时的情绪使然。

如今,荣兰祥涉嫌超生、持有三个身份证、家暴等行为需由公权部门做出裁决,那么蓝翔这所学校的命运又将如何呢?

“这次舆论刮的不是台风,是‘灭风’。如果蓝翔挺不过去,那学校会连草根都不剩。”此前,荣兰祥在一次受访中,这样阐述风波对学校的影响。而今,校方人士仍不确定风波究竟会何时平息,但采访中他们也反复提到,应该把校长个人与学校集体加以区别。

“个人是个人,学校是学校。对于校长个人家庭生活中的事情,我们不清楚,但我们希望不能因为个人的事情就影响到对学校的看法。”他们说。

根据校方的介绍,并非股份制企业的蓝翔目前的管理架构为:董事会-学校管理委员会-中层处室。荣兰祥为董事长兼校长,学校管理委员会承担校方的正常运转职责,对董事会负责。校方人士也提到,此次风波对蓝翔的整体影响也让蓝翔注意到向现代企业管理方向的推进。“董事会和学校管理委员会新近都进行了改选,应该说,新选出的校委会更加强有力,谁有能力谁干。”李自祥说,“像舆论所说的校长重用的大批老乡,现在的管理层里已经很少了,只有一两个人。”按照校方的说法,荣氏蓝翔,正在努力地剥离兰祥性格。


调研单双号限行,别忘这些事

如果真的要调研单双号限行,还需要考虑一些事。是否有人会计算一下公交和地铁运营车辆的故障率,当乘坐的人增加的时候,故障率能否保证不上升,不耽误我们的上班,这是必须要考虑的。买车的人是会增加还是减少呢?


超限车主缘何死于“严格执法”

公路“治超”中普遍存在的以罚代管现象,长期以来备受诟病。其中一个严重弊端在于,由于动辄被罚,货车不能不超限超载,而因为超限超载,又不得不挨罚。


父亲为何得自学本草纲目救女

所有能够感动人的大爱背后,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社会问题。因为当社会文明到一定程度,社会足够公平正义,所有资源分配均匀,则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悲剧,没有了悲剧尤其是惨剧,所谓的爱也便少了伟大的成分。


“剁手党”如何面对共享房

“日本的今天是中国的明天”,有位朋友斩钉截铁地这样说。当今中国的“消费社会”,真的是处在日本“消费社会”的“昨天”。与日本一样,曾经引导一代人的“艰苦朴素”的概念,在当今中国话及时,总有一种“OUT”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