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谈规划简政放权:国家不替代地方编制规划

新华网北京6月10日电(记者姜春媛)1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范恒山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有关“区域发展过程如何避免千城一面现象”提问时表示,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规划是雷同的,我参与了很多规划的研究和制定,很多规划我能清楚的说出这个规划有几章、都写的什么。每个规划都有含金量,突出它的比较优势就是最大的含金量,这个比较优势绝不能因为那个地方编了规划就把其他地区的剥夺了。

[记者]请问范秘书长两个问题,第一,在规划区域发展过程中如何避免千城一面现象?第二,发改委在规划方面简政放权进行的如何?

[范恒山] 你提的两个问题都很专业,也很重要。第一个问题,区域规划怎么避免千城一面的问题。首先区域规划本身就是分类指导的,它不是基于一个整体采取一个政策、用一个思路来解决问题。所以分类指导就为避免规划千区一面或者千城一面提供了保障,打下了基础。第二,在区域规划的制定过程中,所把握的一个依据就是这个地方的比较优势。曾经有人提出含金量的问题,你们弄了这么多的区域规划,是不是使区域规划的含金量大打折扣?我们告诉他,你所理解的含金量是把全国看作一个蛋糕,这个地方切了一块蛋糕,那个地方就少吃了一个蛋糕。这是你理解的含金量问题。我们的区域规划不是这个概念,在从整体上把握通过地区经济发展来支撑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同时,我们考虑的是怎么样把这个地区的比较优势发挥起来。比如说这里宜搞资源型产业,我们就重点发展这个,这个地方宜搞高新技术产业,我们就发展这个,这个地方宜于推进城镇化,我们就发展城市群,那个地方适合搞农业现代化,就搞农业现代化,这个适宜于工业化和生态保护结合起来,并且这个任务很重要,我们就提出编制生态经济区建设的规划。基于这一点,就保证了各个地方的规划都是有特色的,都是这一个而不是同一个。

借此机会,我告诉各位记者朋友,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规划是雷同的,我参与了很多规划的研究和制定,很多规划我能清楚的说出这个规划有几章、都写的什么。每个规划都有含金量,突出它的比较优势就是最大的含金量,这个比较优势绝不能因为那个地方编了规划就把其他地区的剥夺了,贵州有贵州的优势,上海有上海的优势,绝不因为上海出了一个区域规划就把贵州的区域规划的含金量搞没了。这是一个误解,借此机会来说明这个问题。至于你谈到的简政放权问题也是很重要的。这些年来,我们的区域规划贯彻了一个很重要的编制方针,就是把区域规划的制定同地方的需求紧密地结合起来,使国家意志和地方的实际需要有机统一起来。在工作方式上是发挥两个积极性,中央部委和地方同志一块儿编规划,这就保证了国家的规划不是纸上谈兵的、不是闭门造车,体现了地方实实在在的要求,但是又是在国家指导下制定的,首先服从的是国家意志,只是在国家意志中更多地考虑地方实际需要,这种机制能够保证把两个积极性发挥出来,这是一个层面。第二个层面,国家不代替地方去编制它应该编制的规划,所以每个省会根据实际需要来决定应该在哪些区块编规划、要编哪些规划,相互是不可替代的。国家所选择的区域规划,第一是对全局有重要意义,这是前提,第二,它一定带有引导、示范和试验的色彩。不是是一个地方国家就组织编制规划,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直接替代地方该做的那些事,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一种简政放权呢。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